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娱乐八卦
摘要

作者 | 张先森1十岁成诗是冬郎1654 年,广源寺里寒意料峭。清廷重臣纳兰明珠,带着身怀六甲的夫人前来拜佛求子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作者 | 张先森

1

十岁成诗是冬郎

1654 年,广源寺里寒意料峭。

清廷重臣纳兰明珠,带着身怀六甲的夫人前来拜佛求子。

纳兰明珠:大师,我老婆肚子里的是男孩女孩?

大师很肯定地告诉他:会是一个男孩。

纳兰明珠大喜,又问:求大师给我儿赐个名字。

只见大师捋了捋泛白的胡须,说到:《易经》有云,君子以成德为行,日可见之行也。这孩子就叫成德吧。

几个月之后,即 1655 年腊月十二这一天。

室外寒风凛冽,明珠府内却一片喜悦,因为大师预言的那位男孩——纳兰成德出生了。

生在冬天,又是男儿郎,父母给他起了一个乳名:冬郎

这位冬郎,就是我们今天故事的男猪脚——

" 满清第一词人 " 纳兰性德,字容若,也叫纳兰容若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在我看来," 冬郎 " 这个乳名没那么简单。

让我们把时间,拉回到纳兰冬郎出生 800 多年前的晚唐。

一天,北漂青年李商隐离开京城,好基友韩瞻在家炒几个小菜给他饯行。

三杯两盏过后,韩瞻的儿子韩偓(w ò)突然上前抢戏。

" 姨夫,我即兴赋诗一首,给您送行。"

李商隐惊呆了,这孩子才十岁啊,就会吟诗?

不料说罢,韩偓真的七步成诗,神童之才让人惊呆!

离别后,李商隐对这孩子念念不忘,先后写了两首诗作为回谢,力赞韩偓的才华。

这两首诗有一个名字,《韩冬郎即席为诗相送,一座尽惊……》。

韩冬郎,就是神童韩偓,冬郎是他的乳名。

所以说,纳兰明珠在给纳兰性德取 " 冬郎 " 这个小名的时候,或许已经把儿子当作神童了。

若是这样,他老人家确实慧眼,因为纳兰冬郎的第一首诗,也是在十岁写的。

康熙登基后的第三年,元宵那晚发生了月蚀。

刚满十岁的纳兰冬郎看着月亮,看着看着灵感就来了,写下了一首《上元月蚀》:

夹道香尘拥狭斜,金波无影暗千家。

姮娥应是羞分镜,故倩轻云掩素华。

在玩泥巴的年纪,他就已经写出这样的咏月佳篇。

果然乳名叫冬郎的,都不简单。

2

一个是美玉无瑕

神童纳兰冬郎,官二代出身,从小含着金钥匙长大。

他老爸纳兰明珠,是康熙身边的重臣。

看过《康熙王朝》的人应该记得,他就是那位每天和索额图、李光地相互掐架的明珠。

康熙在位 60 余年,主要政绩里基本上都有明珠的参与。

纳兰家多有钱,纳兰容若又有多帅?我们可从《红楼梦》中略见一斑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当初,和坤给乾隆呈上曹雪芹新鲜出炉的神作《红楼梦》。

乾隆读完《红楼梦》,八卦了句:这不就是纳兰明珠家的事吗?

天子首开一家之言,一句话把明珠府和大观园联系起来,不禁让人浮想联翩。

曹雪芹的祖父曹寅,曾是纳兰性德的挚友,他眼中的纳兰是" 貌姣好 "

容貌姣好,大概是古代形容美男子的极高档次了。

豪门,多金,人帅,有才,灵魂还特别有趣,满足了一个女子对心仪男子的全部想象。

若放在今天,他也是妥妥的富二代、高富帅。

今天的无数文艺青年,即使不知道他长什么样,也要强行脑补:

理想中的白马王子,就应该是钟汉良,噢不,就应该是纳兰这般模样。

此处应有配图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《康熙秘史》里的纳兰容若

一些富二代给人的印象就是纨绔子弟,花花公子。

但纳兰跟一般绣花枕头似的官二代不同,全靠自己的真本事。

他 17 岁进入大学,18 岁成为贡士,19 岁开始编录《禄水亭杂识》,一炮打响。

这个禄水亭,就是明珠府的后花园。

不仅文化课科科 A+,他还把武功和骑射修习得精湛。

22 岁,纳兰稳稳考中进士。

康熙见他文武双全,直接让他连跳三级,成为皇帝的贴身保镖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想当初,纳兰明珠从一个虾兵蟹将,逆袭成为皇帝身边的大红人。

纳兰性德比他爹有才,起点也比老爹高,按理说前途将不可限量。

可偏偏这位文艺青年对权势根本不上心,醉心于诗书琴画,调风弄月,绝对的痴情种子。

3

一生一代一双人

和贾宝玉一样,纳兰容若也有个美若天仙的表妹,雪梅。

两人青梅竹马,情窦初开,玩过家家都以娘子和相公相称。

女大十八变,18 岁的雪梅,出水芙蓉,天生丽质。

关关雎鸠,在河之洲。窈窕表妹,冬郎好逑。

他们在同一个书房读书,一天,太阳都晒屁股了,还没见到表妹来晨读。

纳兰急了,跑到表妹的闺房,丫竟然还在擦粉底。

看着对镜梳妆的表妹,纳兰文思泉涌,一首《眼儿媚 · 咏梅》,献给我们的一号女神:

莫把琼花比淡妆,谁似白霓裳,别样清幽,自然标格,莫进东墙。

冰肌玉骨天付与,兼付与凄凉,可怜遥夜,冷烟如月,疏影横窗。

表面上是咏梅,其实是在咏表妹雪梅。

梅花的清气和姿态是上天的恩赐,你也是上天对赐给我的宝贝啊。

几句土味情话,就把表妹的芳心撩得不要不要的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理想中的爱情:青梅竹马,伉俪情深,白头偕老。

但现实是残酷的,跟纳兰抢女人的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领导,康熙。

按当时的规定,13 岁到 15 岁的花季少女要参加选秀,落选后才能婚嫁自由。

以雪梅这样的身世和才貌,不出意料被选中了。

纳兰听到消息后,寒疾又犯了,大病不起。

相亲相爱的一对璧人,被上级领导挖了墙脚,纳兰能不气吗?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拖着病体,他写下了这首《画堂春》:

一生一代一双人,争教两处销魂。

相思相望不相亲,天为谁春。

浆向蓝桥易乞,药成碧海难奔。

若容相访饮牛津,相对忘贫。

表妹啊表妹,我们终究是错过了。

春天该很好,你若尚在场。

一入后宫深似海,从此冬郎是故人。

表妹在深宫中过得好不好,咱不懂,咱也不敢问啊。

毕竟他只是个御用保镖,敢跟天子抢女人,找死不成?

不只是屌丝,原来高富帅的爱情也这么伤……

4

一往情深深几许

失去表妹后,纳兰的诗词中就泛着忧郁的暗光。

明珠见儿子饱受失恋之苦,就自作主张给他包办了一场婚姻。

20 岁,纳兰性德迎娶第一任妻子卢氏,名字无法考证,我们姑且叫她小卢吧。

这个小卢来头可不小,她是两广最高长官卢兴祖的千金。

很明显,这是一场上流社会的政治联姻,传宗接代,无关爱情,爹妈开心就好。

但纳兰没想到的是,小卢远比自己想象的要有趣。

琴瑟和鸣、一唱一和的夫妻生活,让纳兰很快从表妹的阴霾中走出来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在小卢的鼓励下,纳兰用三年时间,编著了 1800 多卷的《通志堂经解》。

通志堂,就是明珠府书房的名字。

此书一出,立马在学术圈引发热议,甚至惊动了康熙。

纳兰二炮成功打响,哦也!

只可惜幸福总是很短暂,悲伤总是太绵长。

婚后三年,小卢在难产中不幸去世……

刚刚走出抑郁的纳兰,很快又陷入更漫长的忧伤中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1677 年,北京城郊双林寺。

一脸胡渣的楞伽山人法师,守着一副灵柩,念着一部《楞伽经》。

念及往昔,尘缘未了的法师在悲戚中写下这首悼亡词:

心灰尽,有发未全僧。

风雨消磨生死别,似曾相识只孤檠,情在不能醒。

摇落后,清吹那堪听。

淅沥暗飘金井叶,乍闻风定又钟声,薄福荐倾城。

——《忆江南 · 宿双林禅院有感》

这位法师,便是纳兰容若。

他在双林寺给亡妻小卢守灵,一守便是一年,自号楞伽山人。

自那以后,纳兰容若的悼亡词一首接着一首,根本停不下来。

5

当时只道是寻常

几百年过后,我们仍能从这些悼亡词中,感受到一个男子的款款深情。

辛苦最怜天上月,一昔如环,昔昔都成玦。

若似月轮终皎洁,不辞冰雪为卿热。

无那尘缘容易绝,燕子依然,软踏帘钩说。

唱罢秋坟愁未歇,春丛认取双栖蝶。

要理解纳兰这首《蝶恋花》,得先从《世说新语》的一个故事讲起:

一个叫荀粲的人,他的妻子高烧不退。为给爱人降温,他脱光衣服站在纷飞大雪中,让身体冰冻后再回屋给她降温。

如果可以,我愿意像荀粲一样,用皮肉之苦换你岁月静好。

在你坟前哭干眼泪也不能释怀,不如和你的亡魂化作蝴蝶,比翼双飞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小卢去世那年的重阳前夕,纳兰梦见她跟自己说了很多话,梦醒后在怅然中写下:

梦好难留,诗残莫续,赢得更深哭一场。

——节选《沁园春 · 瞬息浮生》

美好的梦境总是短暂,梦醒后,我哭得像一个孩子。

小卢去世二周年,纳兰再次和她梦中相会:

乍偎人一闪灯花堕,却对著琉璃火。

——节选《寻芳草 · 萧寺记梦》

刚才你还依偎在我怀里,梦中惊醒,对着我却只有这寺庙里的寂寞灯火。

小卢去世三周年,纳兰写下:

重泉若有双鱼寄,好知他年来苦乐,与谁相倚。

——节选《金缕曲 · 亡妇忌日有感》

如果我的书信能寄到黄泉该多好啊。

这样,我就可以知道你这三年过得怎么样,孤单时有谁陪在你身旁。

小卢去世多年后,纳兰在遗像上题词,写下:

凭仗丹青重省识,盈盈,一片伤心画不成。

——节选《南乡子 · 为亡妇题照》

在我老去之前想给她画一幅画,以便日后留给念想。

可是呢,刚提起画笔,泪水已经模糊了双眼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在纳兰的众多悼亡词中,最是偏爱这首《浣溪沙》:

谁念西风独自凉,萧萧黄叶闭疏窗,沉思往事立残阳。

被酒莫惊春睡重,赌书消得泼茶香,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" 赌书消得泼茶香 ",纳兰借赵明诚和李清照的典故,怀念他和小卢的生活点滴。

" 当时只道是寻常 ",简简单单七个字,胜过千言万语。

八年时间里,无数个不眠夜,纳兰写下一首又一首悼亡词。

现存的349首纳兰词中,有近一半都是给小卢写的。

悼亡词,也是纳兰词的精髓。

6

我是人间惆怅客

没人能懂纳兰的心事,错过初恋的哀愁,失去爱妻的悲痛。

人人都觉得,一个高富帅,大不了再娶就是了。

纳兰确实也这么做了。

后来他在家人的催促下,跟大家闺秀小宫结婚,又纳知书达理的小颜为侧室。

可他再也找不到当初跟小卢在一起的感觉。

" 人到多情情转薄,而今却个悔多情 ",纳兰痴情,却不滥情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纳兰的哀愁,不仅仅是因为男女之情。

他叹息的,有时光易逝、爱人不在,也有对命运的挣扎和无奈。

当时,康熙的二儿子宝成(乳名),被封为太子。

因为都有一个 " 成 " 字,为了避嫌,纳兰成德才不得不把名字改为 " 性德 "。

为皇室改了名,心爱的女孩却进入皇室成了嫔妃;

被领导抢了女人,却不得不为领导卖命。

这是纳兰的宿命。

更戏剧的是,他读了这么多书,可到头来就是一个一品侍卫。

这就跟一个北大清华高材生,却让人家去当保安一样。

初入职场时遇上三藩之乱,他请求去前线杀敌,但父亲不许,康熙不批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纳兰这首《长相思》,连王国维都竖起大拇指。

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,夜深千帐灯。

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,故园无此声。

但这首出塞作品,也不过是他陪同康熙考察工作时所作而已。

铁马金戈,青冢黄昏路。

一往情深深几许?深山夕照深秋雨。

——节选《蝶恋花 · 出塞》

纳兰的 " 铁马金戈 " 不过是梦一场,辛弃疾的 " 金戈铁马 " 才是实战。

纳兰给好友顾贞观写的一封信里,有这样一段文字:

人各有情,不能相强,使得为清时之贺监,放浪江湖,亦何必学汉室之东方,浮沉金马乎?

意思是说,他不想做东方朔那样没有自由的公务员,反而羡慕贺知章那样的流浪诗人。

心在江湖,身在相门,你如何逃脱?

对皇室的厌倦、对权势的不屑,注定让他得不到重用。

所以就算在陪康熙出差时,他写的也是悼亡词,还自嘲" 不是人间富贵花 "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别人问他,你这样的家庭,这样的才貌,不是人间富贵花是什么?

纳兰答:我是人间惆怅客。

残雪凝辉冷画屏,落梅横笛已三更,更无人处月胧明。

我是人间惆怅客,知君何事泪纵横,断肠声里忆平生。

这首《浣溪沙》太扎心,舴艋舟也载不动纳兰的哀愁。

又或许,他天生就是半个抑郁症患者。

就在病入膏肓时,一个女人出现了。

她叫沈宛,也许是他最后一根救命稻草。

7

人生若只如初见

沈宛,江南才女一枚,也是纳兰的忠实 fans。

初次相见,纳兰就被她的气质吸引,给她写下" 相逢不语,一朵芙蓉著秋雨 "

才女在这样的男人面前,完全没有抵抗力。

他们成为了一对地下恋人,两个有趣的灵魂在一起,像是彼此生活里的一道暗光。

然而好景不长,不容于世的地下情,让他们遍体鳞伤。

明事理的沈宛选择为爱放手,黯然离去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。

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

骊山语罢清宵半,泪雨零铃终不怨。

何如薄幸锦衣郎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

沈宛走后,纳兰写了这首《木兰词》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,那该是有多美好,还是有多遗憾?

这是千古一问,几百年后依然是人们心中的一个心结,一块软肋。

1685 年,纳兰在一场大酒后寒疾缠身,昏迷不醒。

几天后的五月三十,带着 " 人生若只如初见 " 的深情和遗憾,纳兰容若溘然长逝,年仅 30 岁。

而那一天,恰恰是亡妻小卢的忌日。

梁启超说他:容若小词,直追后主。

王国维说他:北宋以来,一人而已。

纳兰死后十年,好友咏诗怀念他,写下了传世名句:

家家争唱饮水词,纳兰心事几人知?

人这一生,最怕你看清了一切,却没人读懂你。

系列回顾

李白  ︳杜甫  ︳苏轼

辛弃疾   ︳ 陶渊明

陆游   ︳李煜

看更多走心文章

请长按下方图片扫码关注

视 觉 志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
人生若只如初见,

那该有多好啊。

人生若只如初见:一个痴情男和他生命中的五个女人
avatar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